红楼梦里薛宝钗的一个小动作,吐露她极为隐秘

两个细节合在一起看,得出一个论断:宝钗靠近宝玉看玉完全不用要,因为宝玉是摘下来直接递在她手里了,且她在宝玉摘玉前就凑近,更是流露了她某种迫切的心理,这更大不似“人谓藏愚,自云守拙”的宝钗了,因此可见其心理。

我们接着说宝玉宝钗互看通灵玉跟金锁一节文字。

这段话里有两个细节,极易被忽视。一个是宝钗看玉的动作,她是主动凑近宝玉,单是这个动作,即能反应宝钗细腻隐微的心事。一个是宝玉摘玉的动作。看官着眼,这里宝玉是把通灵玉从项上摘了下来,直接递到了宝钗手内。

如果这还不足以说明宝钗的某种隐微的心理,咱们再看宝玉看宝钗金锁的情节。

文/夕四少

咱们先来看宝钗是如何看宝玉的通灵玉的。宝钗道:“成日家说你的这玉,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,我今儿倒要瞧瞧。”说着便挪近前来。宝玉亦凑了上去,从项上摘了下来,递在宝钗手内。宝钗托于掌上……”

所谓“微露意”,正是似露非露之时,犹抱琵琶半遮面是也,甲戌本有八字批语,最是恰当:花看半开,酒饮微醉。也就是说,此时的宝钗,对宝玉的暗示并不很明显,而只是通过莺儿半遮半掩的话,让宝玉自动得出一句话: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,因而暗示了金玉姻缘,也为八十回后宝玉宝钗结合埋下伏笔。

原文第八回的回目上半联为“比通灵金莺微露意”,这一点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已经分析过,即宝钗通过先后三次喊莺儿去倒茶而莺儿不去,偏偏在关键时刻向宝玉吐露了那金锁的来历这些情节,第一次就影影绰绰模摸糊糊地提及了金玉之事。